云科技

于佳宁:巴菲特的投资逻辑,比特币是毒药

第三,论坛金币的消费场景非常有限,不能满足人们高度多样化的需求。为什么航空公司和信用卡的积分实际上用得不多?这是因为他们的消费场景受到高度限制。有活动就去压毛,没活动就闲着。如果是代币化的东西,在积分联盟制度下,可以扩大消费场景。

金融界:传统投资者现在有些迷茫。可以为我们解释一下Token和传统证券的区别吗?

于佳宁:Token具有平台内消费流动性和平台价值映射的双重属性。价值也反映了平台上流通产品的供求关系和平台的整体价值。

传统投资理论认为,收益率和流动性是一对矛盾。高回报往往意味着低流动性,高流动性往往意味着低回报。但根据国外经验,某些资产实现数字化后,既有高收益潜力,又有高流动性特征,传统的投资逻辑开始发生变化。

在国际上这种新型的数字资产模式下,投资者和用户之间的重叠度相当高。过去,互联网平台公司有三大主体,即:股东、平台经营者和用户。平台的价值实际上是由这三个实体创造的。股东的投入和平台经营者的运营是平台价值的基础,用户的行为也对平台价值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从国外实践来看,社交化互联网平台以Token为价值枢纽,股东、运营商、用户都成为社区成员,从而实现平台利益的统一和利益共享,消除三元对立矛盾。

这种组织变革正在改变海外市场的基本投资逻辑。在过去的股权投资模式中,需要将平台价值转化为利润来支撑市值。这种模式为用户和投资者创造了价值。价值存在内在冲突,所有主体难以实现价值共享,平台不得不牺牲长期价值换取短期利润。基于社区模式,各方利益趋于一致,利益共享,平台治理机制优化升级。

我判断海外区块链项目的机构投资窗口可能会变得很短,因为项目投入运营后,不再需要投资者的资金,只需要初期的开发资金。如何在如此短的投资周期内进行有效的尽职调查?如何快速评估Token商业模式的合理性?如何判断项目技术代码与白皮书的对应关系?如何正式验证项目?如何评估系统的安全风险?这些都需要进一步探讨。

此外,在区块链投资中,不同的投资阶段开始被同化,甚至一二级市场也出现了融合。未来一只基金很可能需要天使投资、风险投资、二级市场投资、量化对冲。具备全周期投资能力,不同时期的基金收益很可能来自不同领域。如果只能专注于某个投资阶段,整体的投资收益很可能远低于同行业的其他投资机构。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尽可能让Token在系统中流通,在生态中找到合适的消费场景

金融界:你说区块链应用会在未来两三年内大规模落地。会是怎样的应用?现有Token项目如何规避法律风险?

于佳宁:应用实现包括两个层面,一个是技术实现,一个是模型实现。目前主要以第一级技术实现,行业主要以联盟链的方式实现。此类区块链应用一般不会改变传统的业务逻辑,但会优化业务执行的效率。未来两三年内,会出现大量这样的项目,主要表现在一些传统的对账、核查、协作环节的数字化、电子化。

二级模型的实施会比较缓慢,因为智能合约等技术需要以Token为前提,资产数字化和数据资产化有望从深层次推动行业模式转型。

值得注意的是,第二个层次的变化是基于交易的广泛链接。目前,善用Token的前提是合法合规。尽可能让Token在系统中流通,在生态中寻找合适的产出和消费场景。

联盟链是传统IT业务的延伸和扩展,与传统信息化逻辑没有区别

金融界:区块链行业需要什么样的行业推动政策?

于佳宁:推动区块链行业的方式可能不同。减租、土地出让、纳税申报等传统产业政策,并不是区块链产业发展最需要的东西。

当前区块链行业发展主要面临人才瓶颈和应用落地问题。在具体应用的实现中,遇到的问题往往不是技术问题,而是缺乏足够的应用开发经验,缺乏好的行业示范案例。

地方政府可以在这两个方面发挥作用。在人才方面,政府可以加快形成人才认证和教育培训体系,形成人才集群,带动产业集群;在工业应用方面,他们可以开辟一些自己的应用。场景,培育示范案例。

比如浙江杭州就为区块链厂商开辟了一些电子政务场景作为试验场,在“最多跑一次”等数据资源开放共享的电子政务场景中,优先使用区块链技术。广东也有部分地区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电子政务应用场景,尤其是跨部门数据交换等领域。这种项目一旦完成,推广的价值会很大,因为模型很容易复制。

金融领域:技术上,容错机制的问题经常被讨论。有人质疑,如果出现技术系统可靠性问题,很难找到负责人来赔偿损失。

于佳宁:任何信息系统都可能出现问题,使用传统的纸质记录也会出现问题。在目前的模式下,当很多账目被核对时,往往有些账目无法对账。联盟链的机制是一个和解过程,但在和解后进入是不可篡改的。过去的模式是在每次输入后进行对账。很容易区分这两种方法中哪一种的错误率低。

另外,区块链技术上是多中心的、分布式的、点对点的,但从商业的角度来看,还是要有治理机制和制度的,所以不存在找不到人负责的问题。

来源:云科技 网络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