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科技

轻松互助为何突然关停轻松筹业务依然正常?(图)

事实上,在网络互助几年的发展过程中,水滴互助、易互助、美团互助并不是唯一关闭的平台。据了解,在此之前,同心互助、她互助、斑马俱乐部、并肩互助、邻里互助、集互助、17互助等平台已经关闭或退出。没有找到成熟的盈利模式。2020年一季度,“心互助”因连续6个月会员不足30万,不符合互助健康运营的基本要求,宣布终止运营计划。

关于近期其他互助平台是否会发生变化,经济观察报记者向互宝、e互助平台相关负责人询问,得到回复称该平台目前运行正常。

向虎宝表示,目前虎虎宝经营状况稳定,我们正在继续为大家提供互助保障。向虎宝的会员规模和年龄结构均保持健康,上线两年来已帮助超过10万名危重会员。

四尴尬无人监管

突然关机后,刘宇终于意识到互助平台的不确定性。“基本上,这是不了解保险业务历史和技术的外行的鲁莽和贪婪的尝试。” 一位保险从业者表示,保险公司监管严格,资金约束严格,但互助不一样。对此,刘宇有不同的看法。他相信自己并不鲁莽和贪婪。网络互助确实解决了部分人群的医疗保障需求,尤其是农村地区。

在朱俊生看来,网络互助本质上具有商业保险的特点,但目前没有明确的监管主体和监管标准,处于无监管的尴尬境地——无监管、无监管、无标准,没有标准的“四无”状态。

虽然没有明确的监管,但原保监会和银保监会对网络互助的发展最为重视。

2016年底,原保监会发布《关于开展网络互助计划非法从事保险业务专项整治工作的通知》。在严格监管下,近百家平台宣布解散或退出,拥护者不足十人。

2020年9月,银保监会反金融监管局发文称,互联网化使得商业保险非法活动蔓延范围更广、速度更快、监管难度加大。有大量的网络互助平台,如互呼宝、水滴互助等,均为无证经营。利益相关者风险不容忽视。一些预收费模式平台形成存款资金和风险逃跑。如果处理和管理不到位,可能会造成社会风险。

在美团关停网络互助后,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曾表示,我们认为美团互助偏离美团主业、逆向选择风险加大是其主要原因。关闭。下一步,我们将进一步关注网络公司的互助业务,了解其运营方式和风险状况,然后根据情况采取相应措施。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中国保险与风险管理研究中心主任陈炳政曾谈到网络互助的监管。在他看来,由于网络互助既不是保险也不是慈善,也没有相应的监管机构对其进行监管,这为网络互助的规范发展埋下了危险的种子。许多互助平台缺乏完善的治理结构。现有网络互助由平台和控制平台的公司管理和控制。平台的组织和发展如何体现全体成员的意愿和利益,几乎没有相应的保障机制。

呼吁监督的声音不绝于耳。如何监督网络互助?在朱俊生看来,应充分尊重市场自发演化形成的网络互助性质,不宜直接套用传统的保险监管方式。可以采用监管沙盒机制,允许金融科技公司在一定的豁免规则下,在一定的时间内测试创新的产品、服务、商业模式和营销方式。

(应受访者要求,刘宇为化名)

来源:云科技 网络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