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科技

金改速度太慢、步伐太小的声音渐起(1)_国内_光明网(组图)

经济观察报记者陈哲、叶靖宇“有人问我,100多天温州金融改革发生了什么变化?取得了哪些成果?对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有哪些实质性的好处?老实说,这些问题我都答不上来。”7月31日,在温州金融改革小型研讨会上温州金融风波,民进党中央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温州市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的开场白颇为无奈。

去年下半年以来,温州接连爆发民间借贷危机,部分中小企业资金链断裂,民营经济资金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今年3月28日,国务院决定将温州设立为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这给当地政府带来了提振,人民准备设立银行和小额贷款公司的情绪高涨。

现在,四个月过去了,人们的热情逐渐降温,关于金融改革速度太慢、步伐太小的声音逐渐高涨。

金融情结浓厚的温州人将金融改革视为民间资本进入金融行业的巨大机遇,相信只有这样,民间资本才能为行业服务。

“金融改革的目的主要不是让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而是让金融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温州市金融改革办的一位负责人说。

保守派认为金融改革“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但至今只有成功的标准,但似乎没有成功的路径设计;而激进分子则将周小川“敢于试错”的说法作为“吹牛”的依据。但还没有形成足够的创新智慧来找到解决民间融资难的关键。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玲在座谈会上建议,温州要在非公金融机构运行机制和业务创新上取得突破,创新发展小额贷款公司、农村互助基金合作社和区域场外交易市场。.

民间冲动

“按照目前的趋势,金融改革并不容易。” 温州民间金融老手杨家兴告诉本报,言语难掩失望。

1986年浙江省召开扩大会议,政府报告要求“进一步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带着这句话,杨家兴和合伙人蔡肇庆成立了全国第一家民营股份制金融机构——温州鹿城城市信用合作社。

虽然鹿城信用社后来被国家合并,但杨家兴和他的同事几次竞购银行都失败了。当他几个月前获悉金融改革试验区获批时,他认为“温州再次进入金融业的时机已经成熟”。

温州金融改革十二项主要任务于3月28日确定。民营企业更加关注的前两项是规范民间融资发展,加快发展新型金融机构。前者是制定和规范民间融资管理办法,建立民间融资备案管理制度,建立健全民间融资监管制度。后者是加快发展新型金融机构,鼓励和支持民间资金参与地方金融机构改革,依法发起设立或参股。村镇银行、贷款公司、农村互助基金等新型金融机构。

今年5月,银监会发布实施意见,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杨家兴成立“温州农村发展银行筹备领导小组”,任组长。86岁的蔡肇庆等人担任副组长。他们筹划的温州农村发展银行注册资本为20亿元,投资方为当地知名企业,主要从事动产抵押业务。

“我算过,可以提供每月1美分的贷款,比目前小贷公司的利率低近一半。” 杨家兴说,“我们都这么老了,不光是为了赚钱,温州不缺银行,更不缺银行。能服务中小企业的银行。去年温州金融风暴的影响很大。”影响,金融改革做得好,温州能救。” 然而,几个月后,杨向多个政府部门的报告仍未得到答复。

此外,民间发起的“温州现代商业控股银行”和“华侨银行”的筹建也一度热火朝天,至今未有突破。温州地方政府建议这些立志做金融家的民间资本:先成立小额贷款公司,再把它们变成村镇银行。

这几个月,温州人开始热衷于开办小额贷款公司。

根据温州《加快小贷公司发展三年规划》,今年将新增小贷公司30家,明年新增100家,总净资本800亿元,贷款规模1200亿元.

温州尚丰小贷公司总经理杨义生介绍,小贷公司资金由注册资本和银行融资两部分组成。主要利润应该来自小额贷款公司的贷款利率和银行融资利率加上财务分摊费用。点差和收益主要由融资杠杆决定。

“我们对外贷款的利率达到了20%,但是年化资本回报率只有10%。这个回报率并不高,主要是没有融资的放大效应。目前银行贷款比例是50%,这是实际上基于合理的资产负债率,我认为借款达到资本的 2 倍或 3 倍是合理的。” 杨以生说,“我们的融资成本高,银行客户多,企业资产质量低,贷款风险比银行大。只有资金充足,才能有效防范风险。” “企业的融资压力还是很大的。” 温州文具市场总经理陈金强表示,企业贷款给银行的月利率为67%,但小额信贷公司的月利率约为 1 美分 7%。“温州传统企业的利润很少,有的根本不到10%,小贷公司能借到钱吗?”

来源:云科技 网络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