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科技

担心重演智能硬件悲剧,国内VR创业者工坊CEO娄池这样说

2015年底,在烟花工坊推出移动VR整体解决方案和VR眼镜盒之前,新浪科技与娄基进行了深入交谈。当时他告诉新浪科技,VR爆炸的速度和公众认知度的提升速度都超出了他最乐观的预测。以后的竞争会越来越激烈,但烟花工坊看到这种状态还是很开心的,因为他们有信心,也有胆量。

但2016年过完年,再次见到娄迟时,他曾经有过“不怕死,怕慢”的想法,却开始着急了。

担心重蹈智能硬件悲剧的覆辙

“现在这个行业并没有真正快速起来,但它真的一团糟。” 他说,春节期间,他被很多VR创业者的新微信群所吸引,然后看到微信群在短时间内迅速扩大。一些虚拟现实企业家甚至不知道虚拟现实是什么。很多来和你合作的大公司,不在乎质量,只在乎速度,只在乎能不能赶上VR噱头。

这让娄池想起了两年前的智能硬件行业。

CES和MWC作为全球规模最大、最具影响力的两大电子科技展会,一直是投资创业的风向标。展会上最热门的项目和技术趋势至少可以在未来一两年内引领潮流。

今年CES和MWC上大受欢迎的炸鸡“VR”也不例外。继2014年成为智能硬件元年之后,2016年也荣膺VR元年称号。大公司积极布局,硬件、内容、应用的创业也呈现井喷状态。

盛世之际,国内VR创业者烟花工坊CEO娄池向新浪科技坦言,担心VR会步智能硬件的后尘,行业被虚假炒作,消费者却受到伤害。 “劣币”和噱头,最终带动了整个行业的快速发展。安静。

“VR目前还处于打基础的状态。但因为概念常态化,无论有没有技术,无论是上市公司还是创业公司,都在强行普及。当智能硬件火了,大家都喜欢加智力,现在VR也一样。” 娄智说道。

在他看来,这个圈子里的业余玩家太多了,山寨、虚标参数、技术造假,很多人都有为了一笔钱骗投资人和消费者的心理。恐怕到今年年底,会出现一波死亡潮,整个行业最终只有5家左右的企业能够幸存下来。

2014年被称为智能硬件元年。各大公司基本都推出了自己的智能硬件产品或生态链计划。初创公司热情地在各个细分领域扩大了机会。深圳大部分假冒手机厂商也对智能手机进行了改造。硬件。

但这种热情只持续了一年多,在2015年下半年几乎触底。

“其实VR行业和智能硬件有很多相似之处,创业门槛看似低,硬件生产经验可以转化,但实际上对创业者的要求极高。新兴的行业和理念,以及软硬件融合的方向不仅有技术要求vr投资多少钱,更需要创业者对行业有深刻的理解和预判能力,绝不是加了一个智能模块,山寨也能成功。”

让他感到不安的是,曾经蜂拥而至智能硬件的山寨厂商,现在开始蜂拥而至VR硬件。

“有很多新公司连算法或VR都不懂。对他们来说,创业就是复制形状,复制SDK,然后做一个分屏应用,做众筹,刷单。 ,终于骗了一笔钱,然后就等着下一波资本热潮转型了。” 娄智说道。

在一个基础还在打基础、技术还不成熟的新兴行业,如果消费者是第一个接触到体验极差的产品,VR的概念首先会被泼在白纸上,对行业来说将是沉重的。吹。

这是娄智现在对童年VR最大的担忧。当时,智能硬件似乎很火,但大部分都是在传统硬件上加装wifi模块和APP,伤害了消费者的体验和行业认知。最后的结果是对过去的教训。

所以在MWC,三星在利用VR大会和VR体验馆宣传GearVR的时候,特地发了一个微信朋友圈,说三星做了一件好事,让媒体体验移动VR的标杆产品,知道什么好. VR之后,我心里就可以有一把尺子了。

假冒猖獗

VR硬件输出设备,即头戴式显示设备,基本分为PC端VR头戴式显示设备和移动端VR头戴式显示设备。前者的标杆是Oculus,后者是三星的GearVR。MWC之后,PC端VR头显也加入了HTCVive。

中国的VR创业者基本都是走Oculus或者GearVR的方向。然而,直到现在,已经出现了很多混乱。

“完全不懂的创业者,只是复制设置Oculus或GearVR的SDK,这才是最可怕的,能力强的人通常会盗用Oculus或GearVR的代码。”

楼驰表示,他们看到了一些自称有自己算法的VR企业代码,发现有的设备可以直接运行GearVRSDK编译的应用,有的修改了GearVR SDK,甚至公开破解了GearVR应用。而且 GearVR 还没有开源。

“相比移动VR设备,曾经开源的Oculus让PC端的VR头显更像是一场灾难。更夸张的是,有些人可以在代码中找到Facebook。另一个特别糟糕的做法是,在PC端VR头戴显示设备,去偷虚拟gearvr”。

对于山寨的短板,楼池解释说,这不仅涉及道德和法律问题,更是一个直接影响消费者利益的问题。Oculus或GearVR的SDK与其硬件兼容,光学方案、散热系统、交互等待均匹配调试。山寨就像把脚放在不合适的鞋子里,体验当然很糟糕。

这也是烟花工作室一开始就选择自己写算法的原因。

“VR只有pass和fail两种选择。它有核心算法。硬件匹配直接是pass line。没有核心算法,如果你用别人的算法,自然匹配不上。我想通过迭代来解决它后期,难度很大,时间也很长。”他解释道。

除了山寨盗版,虚拟标准参数和伪概念也是国内VR乱象的代表。

“延迟和视野这两个参数特别容易被贴上假标签。这个很难造假和证明,所以很多公司只是随便说。另外,对于融资,这个圈子的创业者也喜欢创造概念,比如像AR和全息VR,连展厅方案和展厅的水幕都变成了VR概念。”

娄池表示,他遇到的最夸张的虚拟标准是国内一家VR眼镜盒公司,居然敢声称延迟达到了11毫秒。这太可笑了,手机上普通的液晶屏根本做不到。即使是像Oculus这样的一体机,要达到16毫秒,刷新率也必须调得很高。

这也是目前国内VR投资市场非常混乱的重要原因之一。投资者对 VR 技术知之甚少。再加上这些变幻莫测的招数,投资机构在投资时会非常谨慎。美元基金甚至不投资国内 VR 硬件初创公司。投资VR硬件项目的往往是小基金和孵化器,或者是需要炒作概念的A股上市公司,进而催化VR创业的夸大。

娄池表示vr投资多少钱,2014年有200多家VR硬件公司,其中80%在2015年倒闭,目前大约有50-60家公司。恐怕今年又会迎来一波死亡潮。最终,大约有 5 家公司将生存下来,其中各有 2-3 家移动和 PC 公司。目前,国内有近百家VR内容创业公司。搞VR电商、VR社交噱头的,会先被淘汰。在手游热潮期间临时将3D游戏半成品转为VR产品的公司也将是非常危险的。

以下是部分融资成功的VR硬件项目列表:

来源:云科技 网络整理